他到处偷尸体,只是为了我们能好好活着

©【炒客ChokStick】原创内容|地球上最骚微信: ChokStick

gersdorff

我们能好好活着,都得感谢他和他刀下的尸体。

现在得个小病,古时候能要你小命。

古人 “治病” 的手段比生病更痛苦,熬药如熬命,严重的放血、伤口铁板烧…

tumblr_ns8y72jyri1r7c28co1_500

直到 1543 年,一个叫安德烈·维萨里(Andreas van Wesel)的比利时人,写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人体构造》,革新了解剖学,我们才有机会通过手术续命。

andreas_vesalius_large

老安的祖上几代都是宫廷御医,看医书当早教。

小时候看多了理论,长大喜欢动手做实验。

在古代,人体解剖在全世界都是禁忌,在西方更是动不动要判为异教徒、邪教徒,轻则被驱逐流放,重则滚钉板爆菊花。

the-judas-cradle

曾经风靡一时的医学界大咖盖伦,一辈子只解剖过猪羊狗,却编造出一大堆理论招揽弟子,医学院都是他的陈词滥调。

500px-dehumanivesalio1

当时的教会权威认为人体是上帝最完美的设计,不能用于深究,更不能随便肢解。

fabrica_color_sm

较真又叛逆的老安,偏要将人体内部构造研究个透,不开膛破肚又怎能看的清楚。

vesalius

于是他白天学习,晚上盗尸,然后躲进地下室,左手一个新鲜人脑,右手一条血淋淋大腿,每晚抱着尸块才能入眠。

e916998527373b49dc7bf94cfdf7db0f

为了能堂堂正正学解剖老安搬去了巴黎,他曾在巴黎的主宫医院担任助理外科医师,同时也支援法国军队,担任战场的外科医师。

做外科手术时,他亲自解剖、观察人体构造,闲时给学生讲解剖学原理,出版解剖图解和教科书给医学生参考。

anatomicae_lg

作为当时医学界大咖盖伦思想的信徒,老安为了真理而 “背叛” 了自己的偶像,推翻了教会的权威,现代医学才得以冒出头来。

quain_p87

在《人体的构造》出版之前,虽然人们已经摆脱了 “恶灵鬼怪使人生病” 的迷信,但大部分人还是相信老的一套,以为人体内有个神奇的血管网。

url2

而老安的一系列人体解剖图让大家看到,人体是个充满了各种器官的、三维的物质结构,器官、骨骼、肌肉、血管和神经各管各的又密切相联。

vesalius_pg_465 vesalius_pg_208

老安甚至认为解剖学应该研究活人,而不是死尸。

于是他被 “恶势力” 逼了去西班牙,临死也逃不出教会的魔爪。

幸好,人死了,知识留了下来。

vesalius

解剖学后来成了医学的必修课,一些欧洲城市甚至建起了解剖剧院,给学生、医生们围观人体解剖全过程。

01436

我们现在能享受外科手术的福利,得感谢几百年前安德烈·维萨里用生命换来的解剖学知识。

当然也别忘了,要感谢那些被他用来研究的尸体们。

tumblr_njq78bjfg11qkdrkzo1_500

©【炒客ChokStick】原创内容|地球上最骚微信: ChokStick|世界就那样,唯我们不同

Thanks for rating this! Now tell the world how you feel through social media. .
骚不骚?你话事!
  • 无聊
  • 没眼看

七哥

七哥 微信: ChokStick

每天浓缩世界上数以万计极致骚货,另类艺术、小众装备、时尚屌玩,七哥带你骚遍地球。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im3e7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