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Dao Lee: 原来蒙面英雄与摔跤妹纸可以这么画

他的画让我想起 QT 的罪恶之城!

她们是 Sabrina 和 Lydia。(放大来看看?高级黑!)

她们是 Sabrina 和 Lydia。(放大来看看?高级黑!)

Love Kick 狠狠地踢吧,那都是爱!

Love Kick 狠狠地踢吧,那都是爱!

劈图也是有讲究的

PS 等工具如今已经是画家骚年的常用工具,尤其是画写实主义的,都喜欢用数码合成影像来辅助绘画,但大部分是显浅而粗暴的介入,真正去思考媒介转换背后意义的人不多。而这位骚年则用了一种奇异又矛盾的态度来反抗新媒体对绘画的介入,他是李承道,他要让绘画 “极度古典”。

他的画让我想起了昆汀的新黑色电影(NEO Noir),是不是有点《罪恶之城》的赶脚?!

他的画让我想起了昆汀的新黑色电影(NEO Noir),是不是有点《罪恶之城》的赶脚?!

这是天鹅湖的 SM 版本?

这是天鹅湖的 SM 版本?

Sleeping Bueaty 到底是睡美人还是醉美人?

Sleeping Bueaty 到底是睡美人还是醉美人?

这是他近期的一系列作品 “妖精打架”,抽离了过去完整描写空间背景的现实氛围,画中人物的肢体纠缠,描述一种暧昧不清、纠结、武装、拉扯、为难甚至无能的状态。

《妖精打架》的英雄们!

《妖精打架》的英雄们!

惯用的美丽少女与堕落英雄人物继续出现,已经成为一种象徵,仿佛是对当代人内心矛盾的投射。

《英雄本色 HEROES》系列

《英雄本色 HEROES》系列

Chen Dao Lee 08

你以为他漫不经心其实都有名作出处

李承道(ChenDao Lee)出生在台湾,学美术出身,现在 32 岁,但他的古典艺术史知识很深厚。若是你也对此略懂一二,看他的画就能会心微笑,且能察觉到他让画中的人物以漫不经心的姿态重演一幕幕古典艺术名作,比如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以马忤斯的晚餐》(1598年)和乔治·德·拉图尔(Georges de La Tour)的《作弊的人》。

李承道(Chen Dao Lee)在画画。人们常用 “混搭” 来形容李承道的画作,也许这也是他本人的用意。

李承道(Chen Dao Lee)在画画。人们常用 “混搭” 来形容李承道的画作,也许这也是他本人的用意。

《妖精打架》的 midnight blues,抑郁的午夜。

《妖精打架》的 midnight blues,抑郁的午夜。

Caravaggio

《以马忤斯的晚餐》

Georges de La Tour

《作弊的人》

大家不不妨去李承道的网站翻翻他的旧作。

李承道在一个采访中提到自己在戒掉脸书,也不再像以往那样为了 “集赞” 而规定自己某事某刻发出多少作品了。

李承道在一个采访中提到自己在戒掉脸书,也不再像以往那样为了 “集赞” 而规定自己某事某刻发出多少作品了。

这是他《妖怪打架》系列最新近的一张画作“是日纪念”,这都是怎样糜(huan)烂(le)的生活啊!

这是他《妖怪打架》系列最新近的一张画作“是日纪念”,这都是怎样糜(huan)烂(le)的生活啊!

Thanks for rating this! Now tell the world how you feel through social media. .
骚不骚?你话事!
  • 无聊
  • 没眼看

钢铁玛利

钢铁玛利 微信: MaryMetal

真正的旅行家,从不在乎行走的方向。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im3e7en